孟超 我要的未来,要靠我自己去拼

github
    孟超 July 12th, 2019 at 03:05 pm

    老婆给当程序员的老公打电话:“下班顺路买一斤包子带回来,如果看到卖西瓜的,就买一个。”当晚,程序员老公手捧一个包子进了家门……老婆怒道:“你怎么就买了一个包子?!”老公答曰:“因为看到了卖西瓜的。”

    孟超 July 9th, 2019 at 01:42 am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孟超 July 5th, 2019 at 10:48 pm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孟超 June 27th, 2019 at 04:27 pm

    啄木鸟:哒哒哒哒哒哒

    树:喂,你别啄了,我没病

    啄木鸟:你没病?没病走两步

    树:……

    孟超 June 27th, 2019 at 04:26 pm

    本人快递员一枚,下午去派件碰到了一个叫方丈的,死活打不通电话,只得在楼下扯着嗓子喊“方丈、方丈”,五分钟后才听见一个女声喊,知道了就下来,正纳闷咋一个姑娘家叫方丈呢,叫也是叫尼姑吧......正想着,一个姑娘匆忙跑了过来吼道:施主,你识字不识字!

    识字不识字!

    姑娘叫方文......

    孟超 June 23rd, 2019 at 07:55 pm

    很多考生来问我,664能不能去北大?我再次重申一下,664你可以考虑一下去清华,但是对于北大,我只能说可以冲一下,但希望不大!毕竟至少696才能去北大,一般都是坐四号线到北京大学东门站。坐696,实在是有点堵 664只到清华西北门。不过,如果你住在西直门的话,375也行

    孟超 June 21st, 2019 at 02:28 pm

    拉丁语中,“激情”的意思就是“受苦”。如果你热爱一样东西,却不感到痛苦,那就不是激情。

    孟超 June 18th, 2019 at 02:21 pm

    “Success isn’t about how your life looks to others. It’s about how it feels to you.”

    孟超 June 10th, 2019 at 12:23 pm

    “今晚月色真美”=“我喜欢你”,答应就回答“风也温柔”,拒绝就回答“适合刺猹”。

    孟超 June 8th, 2019 at 02:57 am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孟超 June 3rd, 2019 at 05:03 pm

    我会为人情冷漠可悲,为每个人的孤独伤悲,为自己的自作多情黯然徒悲

    孟超 June 1st, 2019 at 07:57 pm

    讲个听朋友说来的真事儿,说的是他中学时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背景是住校,半夜,被一泡屎憋醒。该男同学平时十分胆小,而且基本不起夜,更不消说是蹲大坑了。遂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敢上厕所。无奈屎意渐浓,该男急中生智,从铺底揪出一个塑料袋铺在床上便就地开拉,为了防止发出声音造出气味,该男把被子绕屁股围成一圈,堪称史上最舒适版马桶,同时又将窗户拉开(该男床位临窗)。一通释放之后,顿感一身轻松,提溜着一塑料袋粗放之物,该男又是灵机一动,顺着窗户就扔了出去。随后抱着他的卤味被子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整个学校就炸了。 据第一个目击者说,这本是个阳光窸窣的清晨,他走在美丽的校园,感到人生美好。当路过本校的标志性建筑——按照学校创办人为原型创作的雕塑时(该校私立),他怀着敬仰的心情向其望去,却看到了恐怕令他一生都无法释怀的可怕噩梦: “天啊!我看到了一坨屎!!!”—— 正不偏不倚地挂在雕塑的头上。阳光下,为那黄色渲染了一丝莫名高贵而神秘的色彩。 学校相关部门立即展开立案调查,发现如果这是骑在雕塑头上拉的屎,非人可所为。而后有眼尖者发现,屎里有袋。于是案情由此豁然开朗,进展迅速,相关部门断定这是一起蓄意的企图对学校创办人进行侮辱的无比恶劣的恶性事件。而始作俑者就住在雕塑身后的那栋宿舍楼里,位置根据推算得出,就位于三至五楼。 就在相关部门迅速展开行动,对其进行全校通缉,并一边准备开始逐宿舍逐人排查的时候,我朋友的同学自己站了出来,自首了。 他最终的下场,我的朋友并没有告诉我,我只记得朋友严肃地对我说,“不论怎样,他都必将名留青史,能做到此事的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在我们学校,他的事迹口口相传,最后已经成为了一起历史事件。” 我问,什么事件? “他姓安,所以我们称之为,安屎之乱。”

    孟超 June 1st, 2019 at 07:09 pm

    女青年失恋了,低着头悲伤地哭泣。禅师安慰道:“你只不过失去了一个不爱你的人,他却失去了一个深爱他的人。”女青年抬头擦干泪水:“所以我是幸运的,他才是不幸的,对吗?”禅师一脸愁容:“其实我也没什么恋爱经验,但师太抢走道长的那一晚,我在空间里看到了这句话,觉得说得挺好的。”

    孟超 May 28th, 2019 at 05:44 pm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孟超 May 27th, 2019 at 11:49 pm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Contact information

About me

  • 来自北方的一个小城市,个性不张扬,讨厌随波逐流。